<optgroup id="smgs6"><tt id="smgs6"></tt></optgroup>
  • <input id="smgs6"><tt id="smgs6"></tt></input><rt id="smgs6"><tt id="smgs6"></tt></rt>
  • <table id="smgs6"></table><optgroup id="smgs6"><u id="smgs6"></u></optgroup>
    <input id="smgs6"></input>
  • <table id="smgs6"></table>
  • <s id="smgs6"></s>
    <s id="smgs6"></s>
    <object id="smgs6"></object>
  • <s id="smgs6"><tt id="smgs6"></tt></s>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熱點 >正文
      • 廣知中心:打造知識產權界的阿里巴巴
      • 發布時間:2015-7-28
      •         南方日報(記者 劉茜)不久前,廣東某國企軟件工程有限公司100%股權轉讓項目,交易標的凈資產評估價值為4767.2萬元,在廣州知識產權交易中心(下稱“廣知中心”)運營協同方南方聯合產權交易中心掛牌1.8億元。經過180輪的激烈報價后,最終以8.3億元高價成交,增值率高達361%。
                “這是今年知識產權界的一個經典案例,知識產權作為一種無形資產,對其價值的評估是一個難點,以往也存在把知識產權低價賣出去的情況。”廣東省產權交易集團總經理助理吳蓬生說。
                 他認為,這一案例發揮了產權市場推動國有資產優化配置的作用,充分體現了知識產權在國企增值保值中的突出作用。
                 如何提高知識產權的利用率和轉化率,讓其為經濟發展服務,成為廣州知識產權交易中心誕生的時代背景。今年4月14日,廣知中心正式授牌,重點建立和完善珠三角統一的區域性知識產權交易中心,加快推進廣東省知識產權質押融資工作,解決知識產權流轉交易難和處置變現難的問題,促進科技與金融、產業的有效融合,推動科技成果轉化。
                 落戶于開發區科學城的廣知中心到底是何方神物,它對于廣東高校、科研院所和眾多中小型民營企業、創新型企業來說究竟有何用途,對珠三角轉型升級將發揮什么作用?帶著這些問題,南方日報記者走進廣東省產權交易集團一探究竟。
               
                作用:為供需雙方打造的知識產權交易平臺
                科學研究與市場嚴重脫節的情況也大有存在,不少高校和科研機構研發的成果不具有市場價值,無法轉化為生產力。表面的供應方很多,但真正好的供應不多,市場需要的又找不到。廣知中心就是起到科研風向標的作用。
                “從通俗意義上來講,廣知中心就是知識產權界的阿里巴巴,買賣雙方都可以通過這個平臺發布自己的信息,進行交易。”吳蓬生這樣告訴記者。
                “以前沒有此類平臺的時候,高校和科研機構因為不清楚市場需求,關起門來搞研究的現象很多。而市場方企業也不知道研發機構在進行什么研究,要找到跟自己需求相對應的也不知道找誰。通過這個交易平臺,賣方的科技成果經過掛牌后即可向全社會公布,一覽無余,而同時需求方也可以在這里找到自己需要的東西。”吳蓬生說。
                “發揮交易平臺的地緣優勢,立足廣州市,深耕珠三角,服務粵港澳,面向世界,把知交平臺打造成為技術的創新中心、技術交易的聚散地、人才的匯聚中心、尖端科技成果的孵化器、科技企業的融資通道是我們建立廣知中心最為重要的目的。”吳蓬生說。
                據了解,廣東省目前擁有125所高校,其中能夠提供有效知識產權的有四五十所,且擁有大量的承擔基礎研究和專業類別的中央級、省市級科研院所和機構,也包括華為、格力、中興等大型企業和以深圳、東莞居多的創新型中小企業。這些高校、科研院所和企業作為知識產權最為主要的來源,具有龐大的知識產權轉化需求。
                “廣知中心將所有這些科研成果有效聚集在交易平臺上,最大化實現知識產權的轉化,讓它們接受市場的考核和檢驗,不再是養在深閨人未識的無用產品,將知識產權的功效發揮到最大。”吳蓬生表示。
                “市場需求導向是指揮棒,廣知中心將市場的需求傳達給高校和科研機構,發揮企業主體作用,廣知平臺起到科研風向標的作用。”廣知中心負責人黃爽這樣說。
                “我們通過分析全國的知識產權交易數據庫,將目前企業需要的、具有市場前景的、緊扣市場痛點的用戶需求信息反饋給高校和科研單位,告訴他們市場需要什么,他們就能有針對性地進行研發投入,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解決過去科研與市場脫節的情況,提高知識產權的利用率,創造經濟效應和價值。”吳蓬生說。
                廣知中心大力摸索與高校、科研院所的國有財政性科研經費的線上線下交易,為知識產權轉化落地提供系列化服務。如與高校開展合作,聯合設立知識產權運營工作站,以互相交換可對外的知識產權數據庫,進行科研人才交流與互動,聯合申報課題項目,為廣知平臺知識產權線上運營提供信息端口、線下運營提供窗口。與某著名高校機械學院簽訂框架協議,首批6000個專利項目進場掛牌交易,并每年至少有1500多個專利項目可進場交易,且逐年大幅度遞增。
              
                橋梁:嫁接“知識—財富—資本”
                企業怎樣與科研單位精準對接,如何準確把握市場需求,廣知中心在其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珠三角經濟發達,傳統制造業、互聯網等新興行業發展迅猛,各行各業在這里扎根發展,擁有廣闊的市場前景和巨大的市場需求。在強調從“中國制造”向“中國創造”的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中,企業對知識產權的重視和需求與日俱增。在這樣一個全球互通的信息化時代,企業怎樣與科研單位精準對接,如何準確把握市場需求,廣知中心在其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廣知中心實際上起到的是連接企業和高校、科研機構的橋梁的作用,在這個平臺上將企業的需求和高校科研單位的供給進行公開,替他們創造一個權威、便捷的交易平臺。”吳蓬生這樣說。
                擁有自主研發專利的大型企業不僅作為需求方同時也作為供給方,可以在廣知平臺上進行知識產權的買賣。廣知中心拓展重點企業知識產權運營,通過調研、聯盟合作,與國內某自主品牌汽車制造商達成初步意向,共同探索建立汽車產業專利池,將與該公司組織14000多個專利項目進場掛牌交易。
                 而擁有龐大知識產權交易數據庫的廣知中心不僅能幫助企業精準對接科研成果,而且能告知企業市場需求,為企業創新出謀劃策,起到智能團的作用。
                 廣知中心拓展重點產業知識產權,對具有廣泛民生基礎的食品安全、環境保護、醫藥健康、生態建筑等產業知識產權成果、股權、債權交易運營,廣東市場成長性較好的動漫游戲軟件、創業創新創客立體孵化器等板塊,爭取高起點起步。
                在鼓勵創新的當下,不可避免地也存在知識產權與現實需求脫節,更甚至有不少知識產權垃圾存在的現象,那么針對這些沒有派上用場的閑置的知識產權,廣知中心能否在其中起到“變廢為寶”的作用?
               “打個比方,某獸醫所有一個知識產權是專門生產為羊治病的藥物的,但該藥的市場需求不大。而通過我們這個交易平臺發現有的企業很需要為牛治病的藥物,那么我們把這個信息反饋給該機構,其也許能在此前藥物的基礎上進行改進,研發出為牛治病的藥物,把‘無用’的知識產權進行有效改進。”黃爽這樣說。
                “廣知中心在很大程度上起到的是一個價值發現的作用。你的知識產權值不值錢,值多少錢,這都由市場說了算。再好的項目也要讓人知道才能體現它的價值,發揮它的作用。我們提供這樣一個公開的交易市場讓知識產權的價值在這里得到充分體現。”吳蓬生這樣告訴記者。
                高校、科研院所和企業通過廣知中心進行知識產權的交易和買賣融資,而知識產權作為一種無形資產,對其價值的評估一直是難點,如何對知識產權價值進行合理有效評估,讓買賣雙方都能接受,并產生法律上的效應,這是廣知中心要解決的一個難題。
             
                 未來:建專利質押融資價值評估體系
                 專利質押融資的核心是專利價值評估。由于法律、技術、經濟等制約專利價值評估因素的存在,加劇了專利價值評估的難度。
                 專利質押融資需求空間巨大。近年來,全國多個地區建立了國家知識產權投融資綜合試驗區和知識產權質押融資試點區。不過,質押融資的專利還較少,高校、科研機構和個人的專利質押融資進展較慢。專利質押融資的核心是專利價值評估。由于法律、技術、經濟等制約專利價值評估因素的存在,加大了專利價值評估的難度。
                 吳蓬生表示股東要有差異性,要能夠互補。如凱得集團本身就是知識產權項目所在地,有170多萬平方米建筑的孵化器,也是開發區一個比較大的財團。二股東粵科集團則擁有創業基金、科技金融再保險基金等各種基金。
                 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審查協作廣東中心本身就是進行專利審查的專業機構,該中心擁有1500多位專業人才,每年審查了20多萬項專利授權,是目前國家知識產權局外派的最大的審查中心。
                 廣東省產權交易集團不僅有知識產權,還有企業產權、金融資產、藥品、環境權益等其他交易類別,該集團去年的交易量達到了3148億元,位居全國第二。
                “我們通過專業的評估團隊從技術、市場、法律、經濟等對知識產權進行評估,督促交易市場以正當手段競爭,減少誤導消費者、傷害市場信用的不規范行為。也有將緊緊依靠知識產權仲裁院、知識產權法院,強化等對知識產權維權提供服務和支持。所以說未來廣知中心評估的體系會逐步完善的,也有較強的公信力。”吳蓬生說到。
                 “現在很多高校、科研院所的知識產權屬于國有資產,在買賣、轉讓的過程中若評估不當就會出現低價賣出,要承擔國有資產流失的責任。所以很多專家教授、科研人員都怕承擔風險。而廣知中心通過嚴格規范的程序正好為他們起到了‘背書’的作用,通過公開公平公正的辦法為他們規避了風險。”吳蓬生說到,“這對減輕科研人員的心理負擔,提高他們科研的積極性是具有重要作用的。”
           
                  對話:知識經濟時代以知識產權撬動創新發展
                 南方日報:廣知中心是怎樣的平臺?
                 廣知中心:我們打算構建互聯網+要素綜合交易平臺,在該平臺上匯聚財氣、人氣和智氣。財氣是指各種金融機構、投資銀行等;人氣包括高校、科研院所和企業,把知識產權的買賣雙方聚集到這個平臺上交易,匯聚人氣;智氣是指我們組織知識產權界的各種專業人才,為平臺的有效運行提供智力支持。通過互聯網打造多向交流互動的知識產權交易平臺,改變過去傳統的交易模式,將知識產權的價值發揮到最大。
                 南方日報:在這個過程中廣知中心起到何種作用?
                 廣知中心:在某種程度上來說起到了推動經濟增長的發動機和引擎的作用。任何一項產品的形成從構想、創意到進行研發,到生產小樣,最后批量化大規模生產,這其中包含了許多的斷頭路,任何一個環節都可能由于技術問題中斷而進行不下去。廣知中心在其中起到了“接”的作用,通過互聯網發現市場需求,對接技術,打通斷頭路,廣知中心相當于發揮了神經遞質的功效。
                 南方日報:廣知中心目前發展遇到哪些難題和挑戰?
                 廣知中心:近年來隨著我國自主創新能力的不斷提高,已經具有相當規模的創新成果和專利存量,然而,現階段的專利運營工作仍面臨諸多困境,具體表現為:已有的專利交易平臺服務資源分散、無序,重復建設現象較為嚴重;信息匯聚程度不一,政府資源和市場資源難以有效對接;無法站在政府公益性的高度有效引導整個新生業態的健康發展。
                 南方日報:廣知中心接下來的發展重點是什么?
                 廣知中心:在廣東省政府落實《中國(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的有關意見中提出,要建立華南地區知識產權運營中心,探索開展知識產權處置和收益管理改革試點。自貿試驗區將以廣州知識產權交易中心為載體建立華南地區知識產權運營中心,這也是我們接下來工作的重點。
                 南方日報:華南中心創業階段重點任務是什么?
                 廣知中心:主要是培育專利運營業態發展。指導市場主體依法設立專利運營機構,專門從事專利引進、集成和二次開發、轉移轉化等業務;對關鍵技術領域的專利進行儲備運營,以核心專利為基礎形成專利組合并持續優化,開展質押融資、對外許可、投資入股、標準制定及海外維權活動等;引導專利聯盟建設,以專利糾紛頻發、專利壁壘問題突出、國內企業技術和專利分散的產業為重點,對關鍵技術領域內的專利進行集中管理、集成運用。
               
                 記者觀察:讓知識產權“活”起來
                 技術進步一般被認為是經濟增長的一個重要變量,即技術的變化刺激經濟的增長。而知識產權則是技術進步中重要的要素。
                 在國家新一輪創新驅動發展戰略中,作為“世界工廠”的珠三角要轉型升級,實現經濟結構的戰略性調整,從“廣東制造”向“廣東智造”轉變,對知識產權的重視已成為知識經濟時代的一個重要命題。然而20多年來廣東省的知識產權量雖然穩居全國首位,但不少知識產權并未轉化為生產力,有很多專利仍然束之高閣處于沉睡狀態。因此讓知識產權“活”起來意義重大。
                 我們知道,英國工業革命期間最具影響的兩個事件,一是亞當·斯密出版了《國富論》,二是專利法的頒布。(《大國崛起》這部普及性的紀錄片也采此說)。工業革命后的歷史表明,對發明創造的收益進行合理的配置,將其配置給發明者,確實能夠鼓勵發明創造的產生。工業革命后的技術革新速率遠遠超過以往任何時代。
                 知識產權制度在現實商業中如何運作,并且催生出若干可以盈利的行業?因此,在國外一些有較廣闊的市場渠道、較豐厚資金、能夠進行較好營銷的交易市場應運而生,有力地促進了技術向產業的轉化。
                 另外,知識產權平臺的建立更重要的是怎樣使企業能夠利用這些知識資源。一旦知識資源被各個企業廣泛應用,在企業的層面上,不僅能轉化為生產力,還會形成一個尊重知識產權的文化氣候。
                 記者在廣知中心看到,該中心即將正式上線運行,發揮第三方平臺聚集效應,通過系統化整合和細分競爭服務,建立增信和評價體系,鼓勵和引導有資質的服務機構開展優質服務,逐步完善知識產權服務產業鏈,即大力培育代理、信息、法律等基礎性服務需求,引導和重點發展商用化、咨詢等高層次知識產權服務需求,實現了知識產權的成功轉化。
                 為了知識產權的產業化,廣知中心還依靠金融資源整合,與金融資產交易中心、股權托管中心、科技小額貸款、科技融資擔保、科技融資租賃、科技資產評估與交易、科技產業基金等專業服務子公司業務緊密結合,解放思想,加強金融創新力度,整合第三方戰略合作金融機構資源,設計出基于知識產權業務的綜合金融服務和投融資服務,提供靈活多樣的交易模式,形成知識產權質押、證券、保險、基金、信托等多樣式的知識產權金融產品。
                 當然我們也看到有不盡如人意之處,例如平臺服務功能不健全,無法提供涵蓋政策法規、信息披露、認證鑒定、交易轉讓、項目對接、成果轉化等全方位、全流程的知識產權綜合性服務;市場建設不夠完善,專利交易的規范及價值評估的標準不一;缺乏政府機構的監督,無法保證知識產權市場的良性發展。缺少高水平的專利運營服務機構:我國本土的專利運營服務機構起步晚,規模較小;專利運營資金不足;缺少懂技術、懂商務、懂知識產權的復合型運營人才。
               
                 鏈接:廣州知識產權中心
                 廣知中心主要是由國內頗具實力的廣東省產權交易集團、廣東省粵科金融集團、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審查協作廣東中心、廣州市凱得控股集團和北京東方靈頓科技公司等發起設立的。廣東省產權交易集團作為該中心控股股東,代表該中心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報國家知識產權試點企業也已獲批,并入選國家財政部和國家知識產權局在試點企業基礎上優中選優的知識產權運營機構。
                 廣知中心包括知識產權交易及與之相關的企業產權交易以及相關配套服務。如知識產權項目掛牌交易、知識產權轉讓;知識產權、專利、非專利等科技成果轉化服務;技術評估、商標注冊和專利申請,技術合同審核、認定、登記;提供知識產權質押融資服務;知識產權基金運營等。

      • 信息來源:南方日報
    dw777大旺国际网站|网页版-欢迎您!!